办公解决中心
行业资讯、办公新品

文具实体店败给网店

在南方,有一种名叫凤凰花的树,每年两季开花,一季老生走(6月),一季新生来(9月)。与6月的毕业季相比,9月的开学季少了伤感,少了离别,少了各奔东西,有的全是壮志凌云,奋力拼搏,一切从新开始。此刻的校园进入了最热闹的时候。学子们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,充满了好奇和惊喜。快乐的心情自然少不了消费的元素,不论花钱也好,赚钱也好,进入新领域的孩子们总能为自己的开学季设计出不同的光彩。在这个凤凰花开的季节,本报记者逛商场、走校园,为读者们搜集到最全面、最深入的开学经济样本。

“最近我们小区的物业室每天都放着三四十个快递包裹,大多数都是父母给孩子网购的文具。”家住武昌区的陈女士如此说。开学季将至,文具市场总是最早热闹起来。近日记者走访发现,与往年相比,电商的突袭给实体店带来不小压力。零售商为节省成本从厂家直接拿货,批发商迎来10年最冷的销售额。不少批发供应商表示,想转型做零售,挽救“被遗忘的哀伤”。

网店:提前进入火爆期,笔记本月销过万

“笔记本这个月已经销出8000多件,估计这个月可以过万。”记者在淘宝等购物网站上看到,各类文具的促销广告都被放到了主页最显眼处。淘宝网某三皇冠文具店店主花花介绍,“最近买本子的人特别多,每天都可以卖出去200多本。”记者查看其成交记录发现,这家店从8月以来几乎每天可卖300多个笔记本。记者随机调查了天猫其他文具店的销量。某迪斯尼专卖店近三天销出笔袋109件、书包90件,月销量高达4068件,比上月翻了一番。

“我实体店网店一起开卖,网店的生意比实体店好得多。”武汉中学旁一家文具店店主李老板介绍,即使是在学校旁,实体文具店的生意也不好做,“由于不用计算地租和水电,网店的定价比实体店便宜许多,这个月网店的销量是实体店销量的两倍。”记者采访了几家网店,根据这些网店的粗略统计,自2011年起,网上开学季的文具销售就呈现明显上升的趋势,每年增长额都在两三成,今年差不多也提升了三成,并且提前进入火爆期。此前火爆期一般在八月中旬开始,而今年八月初就开始了。

“超市里买一个书包要90多元,网上一模一样的也只要50多。” 昨日,家住武昌区的陈女士说,今年她给儿子开学准备的文具全都是在网上淘的,“网上的文具不仅品种多,价格还比超市便宜一半,我和小区里另外6位妈妈组团,在一家淘宝店里买还打了9折,总共才花了不到300元,比在超市买要便宜200多。”陈女士说,网购文具快递到家,可以节省逛超市的时间,“最近我们小区的物业室每天都放着三四十个快递包裹,大多数都是父母给孩子网购的文具。”

实体店:跑外地厂家直接拿货,更低价

网上销售一团火爆,对实体店来说无疑产生了一种高压。记者近日走访中小学周边文具实体零售店看到,店主多以有趣的“梦幻文具”为进货主体,吸引学生注意。也有不少零售店主直接找到文具厂进货,省去中间商环节,以获得更低的价格与网店抗衡。

“这种笔在网上也要卖2元一支,还要付邮费等待寄件,我这里卖2.5元,绝对有竞争力。”一位文具店主表示,近几年文具生意确实被电商抢去不少,绕开批发商是最直接的应对办法,“以前我都是在汉正街进货,今年宁愿辛苦点,跑外地厂家直接拿货,除去路费也还便宜不少,有的厂家还能走物流寄货,更方便。”

记者了解到,零售店从厂家拿货,价格比从中间商进货低两成左右。“这些文具都是散货,不存在独家代理。”该店主表示,除了一些独家代理的品牌文具以外,基本都能想办法联系到厂家直供货。

厂家:高价做设计却遭遇“仿版”

事实上,零售店直接与厂家对接也正中厂家下怀。记者从几家湖北的文具厂商代表处了解到,目前文具样式同质化严重,生意难做,他们也倾向于对零售商直供货,价格可以比给中间商的价格高一点。

“我们到处招募优秀设计师,设计成本大幅增加,结果一下就被别人抄袭了。”湖北一家文具厂家的代表介绍,近年来,为了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,文具厂不惜花大价钱请设计师。设计成本提升后,产品价格随之提升。但头疼的是,一旦产品市场反响较好,各种仿版马上蜂拥而至,款式、做工比起正品也差不了多少,“别人没有设计费,价格肯定比我们便宜,用不了多久这个样式就做不下去了。”该代表透露,为了能让正版多撑一阵时间,厂家只能想办法从中多得利润。发货给批发商,只能给出4折左右的价格,但如果给零售户,价格就能提升到5折上下,“零售户5折拿货也比在批发商那里便宜,他们乐意我们多赚钱。”

批发商:生意十年最差,想转型也很难

零售商图便宜,厂家图多赚钱,相互对接以后就轻易将中间商打入了“冷宫”。昨日,汉正街文具批发市场的部分供应商表示,他们迎来了十年最差销售额,甚至想自己开零售店弥补损失。然而,高额的零售店铺转让费却让他们转型艰难。

昨日下午,汉正街利济南路的文具批发市场里人来人往,看上去十分热闹,但不少批发商却表示生意不行,看的人多,拿货的人少。

“往年这个时候,哪有空坐下来哦,你看我现在,都坐了一上午了。”批发商赵红珍在利济南路开文具店有十多年了,从没有哪一年行情像今年这么差。她瞅着计算器上的数字直叹气,“去年最多的时候一天卖三四万的货,少一点也有一两万,今天一上午才卖了两千。”她看了看账本说,今年的销量至少比去年下降了五成,原本指望旺季赚点钱来填补淡季的亏空,现在看来是没指望了。

随后,记者询问了利济南路多家文具批发商,这些批发商给武汉市内零售店和二三级市场供货;除了个别高端或商务品牌文具经销商情形稍好一些,大多数并没有享受到开学经济的福利。“今年确实是特别困难。”很多商户这样说。批发生意不好做,赵红珍从今年3月起就开始在学校周边找店面,想转型做零售,“我们可以拿到第一手货,做零售也很容易,而且零售利润高,差不多是在批发价上加一半。”几个月来她问过不少门面,但转让费高得惊人,“最夸张的是附近一所小学旁边,十几平米的店转让费要40万,很偏的小学旁边也要二三十万。”她只好暂时打消念头,下半年,她打算把28平米的店面租出去一半,“这样下去亏不起了。”也有批发商表示,转型做零售并不现实。双鱼体育用品负责人刘女士说,厂家对代理商的销售量有严格的要求,达不到指标就有可能失去代理权,压力很大,“零售店的销量太有限了,我们估计做不来。”

来源:互联网

分享到:更多 ()